用喜劇拍失智電影!聚焦「長輩還有的能力」 連小學生也看懂

用喜劇拍失智電影!聚焦「長輩還有的能力」 連小學生也看懂

謝金河遭詐騙冒用 黃天牧:證期局已要求 Google 下架

上小學前,徐紫柔(前)由外婆照顧,祖孫倆感情一直很好。 圖/徐紫柔提供

「邀阿公阿嬤拍B級殭屍片」導演徐紫柔,在過去兩年爲了讓這段歷程可以製作成紀錄片在院線上架,寫了許多計劃申請補助。評審最多的質疑是:「失智的議題用喜劇對嗎?」或是問:「有沒有比較暗黑、辛苦照顧的畫面?」

徐紫柔解釋,失智症面向很多,不乏悲苦與暗黑的作品,這次她想用喜劇形式跟大衆溝通,失智症是什麼?輕症可以如何陪伴?

住宅燃氣器具節能補助開跑 momo看好帶旺廚衛家電年增衝30%

也有認爲光影、種族、歷史纔是正途的紀錄片評審,評價其影像美學不足。徐紫柔心想:「難道人性不是美嗎?」

表情包女王

影片後製期,外婆生病住院,藍戰士也因染疫住院,那時徐紫柔好擔心哪天睜開眼,他們就不見了。申請計劃四處碰壁加深了她的急迫感,她決定不要等待補助。她去貸款,湊齊經費,把這部電影做出來給大家看。

融创昆明万达城流拍 二次起拍降至4.48亿

電影上映後,如她所望,促成了更多人對失智的認識。例如有個年輕女孩跟她說,看完電影心很酸,家裡失智奶奶不吃飯時,大家都會念她,奶奶也很沮喪,女孩說:「我覺得很不可思議,失智可以用這種玩樂的方式來互動。」溝通的對象甚至比徐紫柔想的還更小,有小學生寫下回饋:「我以後要跟爺爺多聊天。」

聚焦在外婆還具備的能力

外婆剛失智時,徐紫柔並不瞭解失智症,只知道外婆記憶力退化,常常問重複的問題。拍片像取得了一張更貼近失智症的入場券,她去上課、去和失智日照的照服員互動。

導演的角色,讓她懂得看見外婆在螢幕上很棒的特質、還擁有的能力,而非聚焦外婆已經遺失的能力,例如外婆動作大、聲音嘹亮,很有舞臺魅力及螢幕喜感,記不住臺詞又何妨,她就把一句臺詞分成四次來拍。

她曾經去幫失智的照服員上課,教他們怎麼帶失智長輩演戲拍片,徐紫柔認爲,這樣的練習,無論是看見失智者還有而非已經遺失的能力,還是用創意與長輩共創,都很適合從事失智照顧的人。

│更多精選推薦↓↓

宁波男篮客场不敌山东,马鑫鑫:回到山东比赛很激动

三池君

趙少康辯論會談核電政策引議 侯辦引新北市府新聞稿反擊台電說法